芬兰最高法院  ⋅   欧洲法院  ⋅   先决裁决  ⋅   哥斯德  ⋅   商标纠纷  ⋅   INA

芬兰最高院提起罕见的裁决请求:欧洲法院将进一步审理某商标纠纷案

30.04.2019
返回

2019年425

日前,芬兰最高法院罕见地提出裁决请求,请求欧洲法院为一个轴承的商标纠纷案做出先决裁决。哥斯德的合伙人Jani Kaulo是本案商标所有人舍弗勒INA公司(Schaeffler Technologies GmbH & Co.  Kg. Ina.)的代理律师。

Jani_Kaulo2_7:5

这个商标纠纷涉及一批印有INA商标的伪造轴承。2011年,一艘装载伪造产品的船从中国驶抵芬兰,这些轴承的可应用于桥梁建设、有轨电车制造等领域。该批伪造品的接收人在将货物分装运送到俄罗斯之前,将货物储藏在自己家中。受害方请求惩处被告的知识产权侵害行为,并宣判其侵犯商标权罪名成立。

在解释商标侵权相关法律时:什么行为可以视为基于商业目的的商标使用?什么行为可以视为运输、仓储操作?对于如何划清这个界限,本案的先觉裁决将产生重要指导作用。

案件已经在赫尔辛基地方法院和芬兰上诉法院受理,现阶段将会递交到欧洲法院。根据程序,芬兰最高院将基于欧洲法院作出的先决裁决,适用法律为当前案件作出判决。

哥斯德的合伙人Jani Kaulo,是本案德国商标所有人的法律顾问。

- “我非常希望欧洲法院可以很快对这个案子做出先决裁决,这对全世界的商标所有人而言影响重大。这个裁决会为全欧洲相似的商标纠纷提供法律适用的途径。”

 

伪造的轴承途经芬兰运到俄罗斯

受害方请求惩处被告的知识产权侵害行为,同时将其以商标侵权定罪。赫尔辛基地方法院对于该案的刑事犯罪指控不予考虑,但判定被告商标侵权罪名成立。被告将判决提交至赫尔辛基上诉法院,后者推翻了地方法院的判决。

为推翻赫尔辛基上诉法院的裁决,商标所有人向最高院寻求上诉许可,并在201712月取得许可。

- “如果上诉法院的裁决维持不变,会让所谓’前台组织‘通过芬兰运输仿冒商品到俄国的行为合法化。“Jani Kaulo谈到。

在芬兰最高法院看来,这个案子的关键点在于:无论是这批仿冒品的接收者还是再运输之前的货物储藏人,都侵犯了商标权,并且有责任为此赔偿、支付商标所有人的损失。

 

欧洲法院的决定将为全欧洲相关法律的解释提供指南

在欧盟各成员国国内法院为涉及共同体法的案件请求欧洲法院发表权威意见时,欧洲法院基于对欧洲法律的正确解释作出裁决。欧洲法院作出先决裁决后,提请裁决的成员国国内法院必须根据该裁决适用法律对案件作出判决。同时,该裁决对日后欧盟成员国国内法院审理相似案件,具有指导性意义。

请求先决裁决并不常见,去年,芬兰最高院仅向欧洲法院提请了两个先决裁决。

除了争议当事人、欧盟成员国和欧盟委员会以外,在必要的时候,欧洲议会、欧洲理事会以及欧洲中央银行,都有权利向欧洲法院提出意见、建议。

- “对全球的商标代理人而言,即将来临的先决裁决意义非凡,因为它决定了对欧洲相关法律的解释。我们期待欧洲法院能在今年做出裁决。”Jani Kaulo表示。

 

 联系我们

 Jani Kaulo
+358 40 6375442
jani.kaulo@kolster.fi